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税网 >> 国际贸易 >> 世贸组织法律概要 >> 正文

服务贸易规则
作者: 文章来源:北京中立诚会计师事务所 更新时间:2005/8/20 15:41:45
    一、服务贸易总协定的宗旨及原则

    《服务贸易总协定》是管理世界服务贸易的基本规则,它所适用的服务范围包括任何部门的服务,只有为实施政府职能所提供的服务除外。按照《服务贸易总协定》的划分,国际服务贸易主要包括四种形式:
    (1)跨境提供,即从成员方境内向任何其他成员方境内提供的服务;(2)境外消费,即一成员方的服务消费者到另一成员方接受服务;(3)商业存在,即由成员方的服务提供者通过在其他成员方境内建立经营企业或专业机构来提供服务;(4)自然人移动,即一成员方的服务提供者到其他成员方境内提供服务。

    (一)《服务贸易总协定》的宗旨
    《服务贸易总协定》在序言中明确了制定服务贸易各项原则和多边规则的基本宗旨,即推进服务贸易自由化和促进发展中国家服务贸易的增长。具体包括以下几点:
    1.在有透明度和逐步贸易自由化条件下扩大服务贸易,促进所有贸易伙伴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和发展;
    2.在适当考虑国内政策目标的同时,通过连续不断的多边谈判,促使各成员方在互利基础上获益,并保证权利和义务的全面平衡,将服务贸易自由化推向更高水平。
    3.成员方为了符合国内政策的目标,有权对其境内提供的服务制定和实施新规定,考虑到不同国家发展程度不同,发展中国家可以根据特殊需要实施该项权利;
    4.促进发展中国家更多的参与国际服务贸易和扩大服务贸易出口,尤其要提高它们国内服务的能力、效率和竞争力;
    5.鉴于不发达国家特殊的经济状况及其在发展贸易和财政上的需要,对其严重的困难应给予特殊考虑。

    (二)服务贸易总协定的基本原则
    服务业贸易总协定为构成最终协定的一部分,是建立在三大支柱之上的,其一为基本义务,其二为各国开放服务业贸易市场的承诺表,包含各国承诺继续进一步自由化的项目,其三为有关个别服务业项目特殊情况宣示的附则。
    按附则乃为顾及部分服务业的特殊性适用,如GATS条文有所困难时,于是以附则之方式作除外规定,包括免除最惠国待遇的适用、提供服务的自然人的移动、金融业、电信、空运及基本电信谈判六项。承诺表则为GATS架构的特点,各缔约国应于承诺表上列出其所承诺的服务业别及次业别中,在市场开放及国民待遇方面的限制或条件。提出“初始承诺表”的参与缔约国已有50余国,提出修正承诺及要求改进承诺方面,亦有进展,未来服务业贸易自由化的发展将有赖于各缔约国所提出特定承诺的实质开放程度而定。在谈判过程中服务业谈判的争议,在于免除最惠国待遇的范围,如果各国排除适用最惠国待遇的服务业过广,将无法贯彻服务业贸易自由化实施。例如美国曾经建议将其海运、空运、金融、电信服务业均纳入免除最惠国待遇之业别,但因该四类服务业占全球服务业贸易比重甚大,美国此举遭受其他谈判国强烈批评而未成为事实。
    1.最惠国待遇
    各缔约国对任一缔约国服务的待遇,应不低于对同一市场的其他缔约国服务业的待遇。
    服务贸易总协定规定,有关《服务贸易总协定》的任何措施,每一成员方给予任何其他成员方的服务或服务提供者的待遇,除符合有关免除条款规定者外,应立即无条件地给予其他任何成员方相同的服务或服务提供者。
    另外,《服务贸易总协定》也规定,以下情况属于最惠国待遇的例外:(1)任何成员方可开列一个具体的不遵守最惠国待遇的清单,但该清单将在5年后被全体成员审查一次,其最长有效期一般不应超过10年。(2)成员方与其毗邻国家为方便边境服务交换而彼此提供的优惠。(3)经济一体化组织内部成员国彼此给予的优惠待遇。(4)政府采购,即政府机构为政治目的而非商业转销目的的采购服务。
    2.透明性
    所有与服务业有关的法律、规则、管理原则及国际协定,均应经由适当渠道予以公布。
    《服务贸易总协定》规定,成员方在服务贸易中也必须遵守透明度原则。具体要求是:
    (1)除了不能公开的机密资料外,各成员方应迅速公布所有涉及或影响本协定实施的有关措施。包括其所参加的有关服务贸易的国际协定等。
    (2)成员方对现行法律、法规或行政规定如果有变更,以致严重影响协定项下服务贸易的特定义务,应立即或至少每年向服务贸易理事会提出报告。
    (3)在其他成员方要求提供有关服务贸易的一般措施和国际协定的特定资料时,应立即予以答复。每一成员方还应在世界贸易组织生效后两年内,即1996年底之前建立有关的咨询机构,以便应其他成员方的请求提供资料,以及向服务贸易理事会提供报告。该条所称的不能公开的机密资料,是指一旦汇露会阻碍该国法律的实施或有害于公众利益,或损害包括国营企业或私营企业合法商业利益的机密资料。
    (4)发达国家成员方应建立联系点,以便发展中国家成员方服务提供者获取有关市场准入的资料。
    (5)经济一体化组织成员国就有关一体化的协议及其任何补充或重大修改应立即通知服务贸易理事会。
    3.发展中国家更多地参与
    多边协定应扩大发展中国家参与世界贸易体系,并强化该等国家服务业的能力、效率与竞争力,以促进其服务出口。改进配销通路及资讯网络,使发展中国家有效取得服务出口市场,并获得自由化的出口实益。另为协助发展中国家的服务业取得出口市场的机会,应考量其在市场开放上自发性自由化(Autonomous Liberalization of Market Access)所作的努力而对其开放市场。基于低度开发国家之特殊经济情况、发展、贸易与金融等需求,对其承诺谈判之困难,应予特别考虑。
    《服务贸易总协定》规定,在不同成员方的具体承诺义务谈判中,要保证发展中国家更多的参与到世界服务贸易中。其内容包括:
    (1)根据有关规定,通过对承担特定义务的协商,促使发展中国家成员方更多地参与到世界贸易中来。具体措施包括:1>通过商业性技术转让,提高发展中国家国内服务业的效率和竞争力;2>改善发展中国家的销售渠道和信息网络;3>在对发展中国家有切身利益的服务出口部门和服务提供方式上,放宽市场准入条件。
    (2)发达国家的成员方及其他有可能的成员方,应在世界贸易组织协定生效后两年内建立联系点,以便发展中国家成员方服务提供者获取有关市场准入的资料。具体措施包括:1>提供商业和技术方面服务的信息;2>有关登记、认可和获得服务业专业资格方面的信息;3>获得服务技术方面的可能性。
    (3)对上述两方面内容的实施,应特别优先考虑最不发达国家成员方。鉴与它们的特别经济状况及其发展经济、贸易和财政上的需要,对其在接受特定义务方面存在的严重困难,应给予特殊的考虑。
    4.经济一体化
    为促进经济一体化,各缔约国应减少所有法律、规则及管理原则在提供有效的市场上所开放的负面影响。同时,应使各缔约国依其经济情况而拥有若干弹性,有权对少数的行业决定是否予以开放,并视该行业的交易型态,决定是否予以自由化或采取渐进的方式开放市场。
    为了避免经济一体化对服务贸易的干扰,《服务贸易总协定》对经济一体化协议作了特殊的规定。主要包括以下五点:
    (1)允许任何成员方成为双边或多边服务贸易自由化协议的成员或参与该类协议,但必须符合以下条件:1>从服务部门的数量、涉及的贸易总量及服务提供方式方面衡量,这类协议须适用于众多的服务部门,并不得事先就规定排除某一提供方式。2>在该协议生效时取消成员国之间国民待遇方面的歧视,或在该协议生效后的合理时间内消除歧视措施。但符合例外条款的,则可获得许可。
    (2)在评估服务贸易一体化协议是否符合上述条件时,应考虑此类协议与成员国间更广泛的经济一体化或贸易自由化进程的关系。
    (3)如果发展中国家是上述协议的参加方,应按其总体和特定服务部门的发展水平,在遵守上述条件方面给予灵活性。
    (4)经济一体化成员国对一体化组织之外的《服务贸易总协定》成员方应尽以下义务:1>对经济一体化组织外的任何成员方,不应提高在各服务部门中在组建一体化之前已实施的服务贸易壁垒水平。2>经济一体化协议的参加方对其他成员方从此协议中可能增获的贸易利益不得谋求补偿。
    (5)经济一体化成员国对服务贸易理事会应尽的义务是:1>应立即将经济一体化协议以及对该协议的任何重大补充或修改通知服务贸易理事会。理事会应设立一工作组,以审查此类协议或其补充和修改,并向理事会报告其是否符合《服务贸易总协定》的规定。2>如果上述经济一体化协议的实施是以时间进程为基础的,参加方应定期向服务贸易理事会报告其实施情况。理事会如认为需要,可设立一工作组审查此类报告。3>在对上述经济一体化协议内容作重大补充或修改时,或有关成员方准备退出一体化或修改其义务承担表中所列条件时,应在90天之前通知服务贸易理事会。如果上述修改或退出使其他成员方的利益受到影响,受影响方可请求与该成员方就补偿调整问题进行磋商。如在规定的谈判期内磋商未能达成协议,受影响方可将此事提交仲裁。修改或退出一体化协议的成员方在按仲裁裁决进行补偿调整前不得修改或撤销其承担的义务。如果其不执行仲裁裁决,则受影响方可对其实施报复措施。
    5.国内规定
    《服务贸易总协定》还对各成员方在承诺开放的服务部门中的国内法规作了规定,要求成员方履行以下义务:
    (1)在承担特定义务的部门中,应合理、客观、公正地实施有关服务贸易的法规。
    (2)在受影响的服务提供者的请求下,每一成员方应维持或尽早建立可行的司法、仲裁、行政机构和程序,以便对影响服务贸易的行政决定迅速作出审查,并给予公正的决定和适当的补偿。如果该程序不独立于授予作出有关行政决定的机构,成员方应确保该程序能在客观和公正审查的情况下进行。
    (3)对一项已经承担特定义务的服务提供项目要求批准时,一成员方的主管当局,应在申请者根据国内法律和规定提出一项认为已经完整的申请后的合理期限内通知申请人其决定。在申请者的请求下,主管当局还应毫不迟延地提供涉及申请的资料信息。
    (4)为了确保有关资料条件和程序、技术标准和许可证要求的规定不构成服务贸易的壁垒,服务贸易理事会应建立适当的机构制定必要的纪律。这些纪律旨在确保如下要求:1>在提供服务的资格和能力方面,要有客观、透明的标准;2>为确保服务质量,不要使之形成过重的负担;3>许可程序不应对提供服务形成一种限制。
    (5)对服务部门所承担的有关专业性服务的特定义务,每一成员方应提供适当的程序以验证任何其他成员方提供专业性服务的能力。

    二、服务业贸易总协定的内容重点
    服务业贸易总协定第一部分确定其适用范围,包括四种供应型态:
    服务的供应由一缔约国领域至另一其他缔约国领域。例如邮件的跨国服务,电信与运输等等;
    服务的供应在一缔约国的领域,而服务的消费者在任何其他缔约国。例如观光旅游、船舶修护及其他海外服务的消费;
    服务的供应由任何其他缔约国在一缔约国领域内呈现提供服务。例如外国银行分支机构或公司所提供服务,合资企业、合伙企业或代表处;
    服务的供应由一缔约国的自然人在任何其他缔约国领域内者。例如公关顾问或外国服务业供应者或其受雇人所经营或从事的营缮工程。
    这四种型态的供应均应列入减让承诺表(schedules of concessions),以服务业供应者及消费者的来源为基础并且以服务提供地为准。所以作此分类是因与各国影响及于服务业贸易所采取的法令措施与此分类最为配合所致。
    又《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第一条规定,缔约国所采取之措施,包括中央、区域或地方政府或主管当局或其授权或委托非政府机构所采取的措施在内。GATT与GATS作比较,GATT规范所采取者为“单一型态”(single mode)商品之跨国贸易,而GATS规范则采取“四种型态”(four mode)服务之提供,包括服务(services)、消费者服务(service consumers)、生产者服务(services producers)之跨国移动(cross—border movements)。而且生产因素需要广泛GATS之法律架构(legal structure),以确保有效之服务业市场的开放。
    GATS为达到其目标,设定三套不同的规则如下:

    (一)一般义务与规范
    此为GATS第二部分所规定。部分统一适用于各服务业部门的签约国,部分规定则仅适用于承诺表(scheduled commitments)。例如GATS第十一条有关“收支及移转”(pay-ments and transfers)。
    按“一般义务”包括事项,计有:(一)最惠国待遇(第二条);(2)透明化要求(第三条);(3)便利发展中国家增加参与国际服务业贸易(第四条);(4)经济整合协定的例外,有类于GATT第二十四条规定,借以消除缔约国间服务业贸易的歧视;(5)有关服务的供应所作行径决定应予立刻检讨及提供适当救济,且国内法令规章能符合合理、客观及公平之要求(第六条);(6)鼓励在服务业领域许可证或证明书自动或国际相互认证制度(第七条);(7)要求确保独占及排他性服务供应者不滥用不符合GATS承诺的地位(第八条);(8)依据请求,要求协商以消除服务供应者的限制交易行为,如此等限制行为具有限制竞争及限制服务业贸易效果者(第九条);(9)依据不歧视原则即采取紧急防卫措施(第十条);(10)以不歧视方法,基于国际收支平衡所作临时性限制(第十二条);(11)政府采购(第十三条);(12)公共政策措施(第十四条及第十四条之一)。
    GATS第十条有关紧急防卫措施及第十三条有关服务业之政府采购,则仍有待以后进一步协商以建立多边规范。第十五条是提供于开发中国家谈判必要之多边规范,以避免补贴之贸易扭曲效果(trade distortive effects)及采取平衡税之适当措施。任何缔约国对他一缔约国对于服务业贸易之补贴而造成负面影响时,均有权要求对该缔约国就此一事件进行协商(第十五条第二项)
   
   (二)特定承诺(specific commitments)
    此为GATS第三部分所规定。每一个GATS签约国均需参与协商,将各国所作减让承诺表(national schedules of concession)作为GATS的一部分。此等承诺仅适用于特定服务业部别(sectors)或次业别(sub—sectors),并受特定的限制。这一清单可能包括三部分:
    1.市场开放承诺(Market access commitments):依GATS第十六条规定,缔约国应给予其他缔约国之服务提供者及服务不低于其承诺上所同意的条件,限制或情形的待遇。至于减让表的标准化模式,包括四种型态的数量限制,例如对服务供应者数量、服务交易总金额、服务运作总数或所雇员工的限制。以及对于经营型态如独资、合伙或合资的限制,在此情况下,服务供应者可能提供服务,并且限制外国资本的成数。
    对于所承诺的服务业别,GATS缔约国有依照所作承诺完全开放市场的义务,对于承诺开放市场的服务业不得就减让表作任何限制。
    2.国民待遇之承诺:依GATS第十七条规定,缔约国减让表所列服务业别的条件(condition)及资格(qualification),有关影响服务提供的各项措施,缔约国应给予其他任何缔约国服务提供者及服务,不低于其所给予本国类似服务提供者及服务的待遇。若形式上相同或不同的待遇,改变竞争状态(conditions of  competition),而导致对其服务提供者或服务较其他缔约国的类似服务提供者或服务者有利,该待遇被视为较差的待遇。又国民待遇无论就法律(de jure)或事实(de facto)均禁止歧视行为。
    3.额外承诺(Additional commitments):依GATS第十八条规定,缔约国不得依据GATS第十六条或第十七条之规定,就影响服务业贸易的措施进行谈判,包括专业资料(professional qualification)、技术标准(technical standards)、发证件或程序(licensing requirement or procedures)及其他符合GATS第六条规定的国内规范。此等承诺亦需载明缔约国减让表中,并且依具体结合方式表明之。
    如同依据调和制度(harmonized system)的关税分类而作成的“约束关税”(ta-riff binding)一般,服务业减让表及服务业别及次业别的分类亦建立在共同的模式(common format)上。此种承诺必须表明其时间表(timeframe),及依GATS第一条第二项所界定供应型态的任何限制。例如跨国供应、国外消费、外国服务供应者为法人或自然人。
    由于GATS限制歧视性补贴,反倾销的平衡税之课缴,不尽符合最惠国及国民待遇的义务,此等措施可能并不符合GATS义务,除非已包括在GATS第二条所列免除或限制国民待遇承诺表中。
    依据GATT第二十八条之一,各缔约国应基于互惠及共同利益基础,定期作关税谈判,GATS规范亦有类似规定。依GATS第四部分有关渐进自由化(progressive  liberalizat-ion)的规定,下一回合谈判缔约国势必朝向依据本协定采取增加特定承诺之一般水准。(GATS第十九条参照)。
    如在商品贸易情形,对于服务业贸易之自由化势必遭到国内进口竞争产业之强烈反对,要能克服此一困境,惟有透过互惠性的国际自由化承诺(international libe-ralization commitment),如此才能兼顾出口利润与消费者利益,并且激励去对抗国内政策制定者的贸易保护主义。国际贸易法专家皮得曼(Ernst—Ulrich petersman)在所撰“GATS国际竞争规则——MTO世界贸易与法律制度”一文中,明确指出此点。

    (三)特定服务业
    此为GATS之“附则”(Annexes to the GATS),为GATS所确立之第三套规则。例如航空运输服务(Air Transport Services)、电信服务(Telecommunications Servi-ces)、金融服务(FinanCIAl Services)及特定承诺减让表(Schedules of Speci-fic Commitments),提出问题,并对诸多服务活动予以规范。例如对于空运作跨政府之规定。1944年签订的芝加哥公约(Chicago Conventions)以及依据民航机芝加哥公约所成立的“国际民航组织”(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根据芝加哥公约第六条规定,各国所签订超过二千个以上的双边航空服务协定(Air Service Ag-reement),乃至分布甚广,属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会员,由民营航空公司的联营契约(Cartelization)等等。
    此外,例如在国际海运服务方面,经由民间航线会议(liner conference)采取联营的情况,亦甚普遍。此种联盟透明政策与政府间为航线会议所举行跨政府间的联合国行为规范(UN Code of Conduct)已取得合法化,该一航线会议于1983年生效实施。为GATS所面对竞争问题的另一适例。
    所谓“自由化”(Liberalization)在某种意义上是指减少市场开放障碍的歧视(reducing discrminatory access barriers)。即在“规则密集”(regulation—intensive)的服务部门如内陆运输服务(land transport services)及金融服务,要达到竞争机会(competitive opportunities)的均等,殊为难能。
    在GATS及其附则体制之下,国内法仍有甚大自由规范空间,尤其以附则二所列有关金融服务业即授权国内法基于审慎或其他理由得有自由挥洒空间。而且即使在GATT架构下,国民待遇与最惠国待遇不同,并非列属一般义务(general obligation),故不发生立刻而无条件提供国民待遇的问题。而在GATS的法律规范之下,对于补贴(subsidies)、政府采购(government procurement)及不公平贸易措施(unfair trade practices)则显然较GATT—WTO对于商品贸易所建立的规范来得脆弱。
    事实上,服务业贸易的供应者及消费者常需跨境移动,无论如何,可能协助母国适用其国内竞争法在服务业贸易的反竞争行为(restrictive business practices)方面。

    三、规范内容

    (一)特定义务
    《服务贸易总协定》中的特定义务主要指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这些义务不是自动适用于各服务部门,而是要通过谈判由各成员方具体确定其适用的服务部门,各成员方有权决定在其承诺表中列入哪些服务部门,及维持哪些条件和限制。
    1.市场准入(第十六条)
    (1)在已认定的服务提供发生的市场准入方面,每一成员方给予其他成员方的服务和服务提供者的待遇,应不低于根据其承担义务计划内中所同意和规定的期限、限制和条件。
    (2)在其承担市场准入义务的服务部门中,成员方不得采用和维持下列措施,除非在承诺单中列明:1>数量限制,即采用数量配额、垄断和专营方式,或要求以测定经济需求的方式限制服务提供者的数量、服务交易或资产的总额、服务的总产出量,以及某一服务部门或服务提供者为提供某一特定服务而需要雇佣自然人的总数;2>对法律实体形式的限制,即成员方不得规定服务提供者需要通过特定的法人实体或合营企业才可提供服务;3>对外资份额的限制,即成员方不得对参股的外国资本限定最高股权比例或对个别的或累计的外国资本投资总额予以限制。
    2.国民待遇(第十七条)
    与货物贸易领域的国民待遇不同,服务贸易领域的国民待遇不是一般义务,而是一项特定义务,各成员方只在自己承诺开放的服务部门中给予外国服务和服务提供者以国民待遇。即成员方在其承诺表所列的服务部门或分部门中,给予其他成员方的服务和服务提供者的待遇,不得低于给予本国相同的服务和服务提供者的待遇。不论这些待遇在形式上是否相同,只要不造成对其他成员方服务提供者事实上的歧视,就不属于违反该条款。反之,如果形式相同或不同的待遇改变了竞争条件,使其有利于国内服务和服务提供者,就被认为实施了歧视待遇而违背了该条款。
    3.附加承诺(第十八条)
    附加承诺是指成员方应将其影响服务贸易而又在市场准入和国民待遇义务之外承担的义务,包括与资格、标准或许可证有关的义务承担列入其具体承诺表。这一规定扩展了服务贸易的特定义务范围,具有较大的随意性,内容也较为含糊,因此大多数成员方已提交的具体承诺表中都未列入“附加承诺”,但也有少数国家列出了一些附加承诺。

    (二)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过程
    依新协定设有市场调整条款,凡已经过市场调整协议的服务业,只要不是记载于国别一览表,不得维持限制服务业业者数目等的措施或设定新限制。
    经由协商及各国的承诺,使服务业贸易渐进迈向自由化(progressive liberalization)。并且规定在三年后,各国得撤回或修正其承诺并与利害关系国进行协商,作补偿性调整(compensatory adjustments)。如无法达成协议,补偿由仲裁决定。
    1.承担特定义务的谈判(第十九条)
    (1)为了提高服务贸易自由化的水平,从世界贸易组织协定生效之日起5年内(即1999年年底之前),所有成员方应定期举行连续的多轮谈判,以减少或取消不利于服务贸易市场准入的各种措施。服务贸易的谈判应在互利的基础上促进所有成员方的利益,实现权利和义务的总体平衡。
    (2)贸易自由化的进程应取决于各成员方相应的国家政策目标及成员方整体和个别服务部门的发展水平。根据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对发展中国家各成员方在少开放一些部门、放宽较少类型的交易和逐步扩大市场准入等市场给予适当的灵活性。当发展中国家给予外国服务提供者市场准入时,应把重点放在市场准入的条件方面,以使发展中国家更多的参与服务部门的开放。
    (3)在每轮回合谈判前,应先确定谈判的提纲和程序。服务贸易理事会应参照服务贸易自由化和促进发展中国家服务业发展的目标,对服务贸易的全部条件和部分根据进行评估。谈判的提纲应建立在各成员方先前谈判中自主承担的自由化待遇,以及最不发达国家成员方规定的特殊待遇的方式上。
    (4)每一回合的双边和多边谈判的目的是提高所有成员方所承担的特定义务的整体水平,以推进服务贸易逐步自由化的进程。
    2.特定承诺表(第三十条)
    各成员方应制定其承担特定义务的承诺表。在开放的服务部门承诺表中应详细说明以下事项:
    (1)市场开放的条件及限制;
    (2)国民待遇的条件及限制;
    (3)有关额外承诺的诺言;
    (4)在适当时,可列出实行承诺的时间表;
    (5)承诺生效日。
    与第十六条市场开放及第十七条国民待遇皆不相符的法规应列于与第十六条相关的栏位。特定承诺应视为本协定的附则,并视为本协定的一部分。
    3.承诺表的修改(第二十一条)
    (1)成员方在其某项具体承诺实施3年后可随时进行修改或撤消,但应提前3个月通知服务贸易理事会。
    (2)如果这一修改或撤消影响到其他成员方的利益,受影响方可请求修改方磋商,达成一项必要的补偿调整协议。补偿应在最惠国待遇基础上进行调整,而且,在这类磋商和协议中,所有有关的成员方应努力使承担的义务维持在互利的水平上,使服务贸易的优惠不低于谈判前承担义务计划表中的规定。
    (3)如果受影响方与修改方未能在规定的谈判期内达成协议,受影响方可提交仲裁。如果受影响方没有提出仲裁,修改方应自行进行修改或撤消。
    (4)如果提交仲裁,修改方必须按仲裁裁决进行补偿调整后才可修改或撤消其承诺。如其不按仲裁裁决实施,则任何受影响方可进行报复,使其实质上得到的利益与裁决结果相一致。
    (5)服务贸易理事会应建立一套调整和修改具体承诺的程序,以便成员方遵守。
  
    (三)制度设置
    配合WTO的设立,敦克尔最终协定草药GATS第五、六章的部分条文被删除或修正,现行的规定如下:
    1.协商(第二十二条)
    每一缔约国应给予合宜的考虑及提供适当之机会,给其他缔约国就有关本协定事务进行协商,“争端解决规则及程序了解书”应适用于此等协商。
    2.争端解决及执行(第二十三条)
    如缔约国认为其他国家未能实行本协定的义务或承诺,则该缔约国得就双方皆可能满意的解决方式,透过“争端解决规则及程序了解书”以谋解决。
    如争端解决机构认为情形严重且在该等情形下系为适当时,则得依据“争端解决规则及程序了解书”的规定授权该缔约国对他国暂停适用本协定的义务及承诺。
    3.设立服务业贸易理事会(第二十四条)
    服务业贸易理事会(Council on Services)的功能,在于促进本协定的实施及促使本协定目标的达成。在有助于服务业贸易理事会功能的发挥时,服务业贸易理事会并得设立附属组织
    除非服务业贸易理事会另有决定,否则服务业贸易理事会及其附属组织应开放给所有缔约国代表参加。服务业贸易理事会主席由缔约国选出,并应建立其议事程序的规则。
    4.技术合作(第二十五条)
    需要协助的会员服务提供者应可使用第四条所规定的联络点的服务。对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协助应由服务业贸易理事会决定,并由WTO秘书处以多边方式提供。
    5.与其他国际组织的关系(第二十六条)
    理事会应作适当之安排以便与联合国及其机构,及其他有关服务的政府间组织作协商或合作。

    四、部门服务贸易规则
    截至目前,世界贸易组织已经达成的部门服务贸易规则主要有自然人移动的规则、金融服务贸易规则、海运服务贸易规则、空运服务贸易规则、电信服务贸易规则和专家服务贸易规则。
   
    (一)自然人移动的规则
    由于有些服务的提供涉及到自然人的跨国移动,即作为服务提供者的自然人要进入到服务消费者所在国家的境内,如律师、会计师、建筑师、牙医等专家服务及工程承包、保养与维修、技术咨询等服务,消费者所在国的移民法规和有关入境的特定要求往往成为服务贸易的障碍。
    有关自然人移动的国际服务贸易规范主要体现在乌拉圭回合达成的《服务贸易总协定》自然人提供服务活动的附录、《关于自然人移动谈判的部长决议》以及乌拉圭回合结束后自然人移动谈判达成的协议中。
    《服务贸易总协定》自然人提供服务活动的附录规定:
    1.《服务贸易总协定》自然人提供服务活动的附录适用于服务提供者是一成员方的自然人,以及一成员方的自然人被另一成员方的服务提供者所雇佣方面的有关措施。
    2.《服务贸易总协定》各项规定不适用于对自然人进入一成员方的就业市场所采取的措施,也不适用于有关国籍、居留或永久性就业所采取的措施。
    3.《服务贸易总协定》并不阻止一成员方对控制自然人进入或暂时居留其境内,包括为保护其边界完整和保证自然人有秩序地通过其边界所必须的措施。
    4.各成员方可在流动的自然人提供服务方面,根据《服务贸易总协定》的有关规定协商各自承担的特定义务,并允许在这一义务范围内的自然人按其承担的条件提供服务。
    按照《关于自然人移动谈判的部长决议》的应该规定,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北京中立诚会计师事务所    责任编辑:北京中立诚会计师事务所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Google
    会计实务
    会计网校
    中立信永税务师事务所     中立诚会计师事务所

    联系人:陈薇  经理

    手  机 :13910176819 13810923199

    电 话:(010)- 52086638 51095016

    传 真:(010)- 52086636

    邮 编:100107

    E-mail:chinacta@sohu.com

    地 址:北京朝阳区北苑路13号领地OFFICE大厦B座7层

    领导题词及企业文化

    公司资质牌照及荣誉证书